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车上的人形旅行箱
车上的人形旅行箱

车上的人形旅行箱

时间过得飞快,不知不觉就要放寒假了,这放学在校门口,杜白白拉着我好像有什么事。

  「木木,过两天就放假了,有什么安排么?」杜白白问到。

  「我也不知道!可能回家吧!放在我父母也不在家!」我想了想,好像也没什么事情,有些不确定到。

  「你家我还没去过呢!介不介意我去你那玩几天!」杜白白想了想对我说到。

  「好啊!正好我一个人也挺无聊的!」听杜白白说了之后,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。

  「那过两天我去找你,然后就出发!我先回去准备东西!拜拜!」杜白白高兴说着,然后迈着小步子回家了。

  ……

  两天后,学校正式放假。

  「叮咚~」

  「来了!」我正在家里整理东西,这时门铃声响了起来,我放下东西去开门。

  「嗨!美女!约么?」杜白白搞怪的说到。

  「来啊!约啊!哈哈!你拉这么大一个箱子啊!」我配合的回应了一句后看到了杜白白身后的手提箱。

  「先进去啦!等下和你说!」杜白白说着就往里走。

  「来,进来吧!」我让开身子,好让杜白白进去。

  「咦!你在收衣服?回家不带衣服么?」杜白白看到我打开的衣柜疑惑到。

  「嗯!回去穿我妈的就是了,反正她们都不在家的!」我点点头,将理好的衣服放进衣柜。

  「好想法!不过我也有个好想法哦!」杜白白歪着脑袋语气怪怪的对我说。

  「什么好想法?你想干嘛?」杜白白的话语使我起了兴趣,我不禁问到。

  「你先理好呗,理完了我和你说!」杜白白吊着我的胃口说到。

  「行,那我等着你的好想法!」听杜白白这么说,我赶紧将衣服都收起来。

  「行了,你可以说了!」不一会儿,我就收好了衣服,走到客厅看着沙发上的杜白白说到。

  「来来来,坐着,你不是要回老家么?」杜白白没说,反而问到。

  「对啊!不是说过吗?」我有些疑惑。

  「那路上是不是很无奈?」杜白白继续说。

  「是挺无聊的,怎么了?」我越来越奇怪。

  「当当当当!这就是我的好想法了!你看!」杜白白指着旅行箱说到。

  「旅行箱?能干嘛?」看杜白白指着旅行箱,我还是感觉奇怪,没什么不一样啊!

  「别急嘛!你看!」杜白白拉过行李箱,打开让我看。

  「看什么?就一个箱子嘛!」我看了看,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同。

  「你看这里,当当当当!」杜白白拿出行李箱里的衣服,露出里面的东西。

  「这是什么?」在行李箱里放着一个隐约是人形的东西,我奇怪的问到。

  「前段时间嘛,我在网上看到一个电影,讲一个抢劫犯把人绑架了之后,把人用箱子装起,骗得警察团团转,我就感觉好像挺好玩的,所以我订做了这个箱子,怎么样?有没有兴趣!」杜白白在一边解释着。

  「好想法!可是,这个连安检都过不了吧!」我有些心动,可有有些疑惑。

  「这个我早就想到了,这个箱子是特质的,火车站的安检是比较简单的,能过,飞机的就比较难了!要不要嘛!」杜白白自信的说到。

  「真的可以么?不会有什么问题吧!」我还是有些不放心。

  「绝对可以!你放心好了!」杜白白肯定的点点头。

  「那!行,我就陪你疯一次!」其实我内心也是渴望刺激的,这也是一次挺不错的体验。

  「哈哈!太好了,那你现在把你家的地址和钥匙给我,等到了你家我再放你出来,对了,还要你家的电话号码,去之前要确认没人,不然就尴尬了!」杜白白歪着脑袋想了想说到。

  「那行,我给你写起来,咱们什么时候出发?」我从茶几的抽屉里翻出纸笔,写下地址和号码递给杜白白,同时问到。

  「给你钥匙,是这把」从包里拿出钥匙,递给杜白白。

  「现在还早,订车票应该还来得及!」杜白白接过纸条,用手机拍了张照片,然后就把纸给扔了,然后将钥匙放进她自己的包。

  「那我订车票,卧铺的怎么样?」我拿起杜白白的手机打开订车票的软件,一边问道。

  「行啊!上海到杭州要两个小时左右。」杜白白想来会儿说到。

  「好了,用你的身份证订的,1点的火车,还有两个小时,那我们现在开始准备?」将手机还给杜白白后问到。

  「嗯!弄好后去火车站等就好了!你先把衣服脱了。」杜白白点点头说到。

  「好了,现在要怎么弄?」我看着正摆弄箱子的杜白白说到。

  「来,你躺进去!两条腿往上,对,手放这里,手指把你的阴唇往两边分开,行了,我关上了啊!」杜白白指挥者我怎么做。

  「」我躺进箱子,双腿折叠向上曲大腿紧贴着肚子,然后双手从身体两侧放下,手臂紧贴身体,掌心向内贴着臀部,手指将阴唇往两边分开,露出里面的嫩肉。

  在我躺好之后,感觉怪怪的,因为背部比臀部要高很多,乳房用力的向上顶着,而且脑袋也是,随后杜白白将旅行箱里的磨具从两边往中间合拢,然后拉上拉链,然后又用好几根皮带紧紧的将磨具绑紧,而现在除了我的小穴,乳房和头露在外面,身体紧紧的包裹在了里面。

  「杜白白,好紧啊!动不了了!」我试着动了动身子,发现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,阴唇也无法合拢。

  「这样才对啊!动不了才好嘛!接下来才是重头戏哦!嘿嘿嘿!」杜白白怪笑一声,走到我的箱子的另一头弄着什么。

  「嗯哼!杜白白你好坏!嗯!啊!好粗啊!」由于角度问题,我看到杜白白在干嘛,突然感觉什么东西顶到了我的小穴,正在往里钻。

  「这个假阳具是和旅行箱的轮子相连的哦!它还会震动,遥控器在我这嘿嘿!

  我不知道你有多深,所以定了一根挺长挺粗的,你自己感受吧!」杜白白将假阳具塞进我的小穴后献宝似的说到。

  「太大了啊!会受不了的!快拿掉啦!」我忍受着小穴的膨胀感说到。

  「拿掉的话就不好玩了嘛!你忍一忍啦!来张嘴!」杜白白从旁边拿过一个口球,一边说着一边往我嘴巴塞去。

  「服了你了!慢点啊!」看着自己这模样也反抗不了,只好嘱咐杜白白,然后张开嘴。

  「放心啦!一切有我。」杜白白点点头,同时将口球放进我的嘴巴,带子在我脑后绑好,用扣子扣在箱子上,这样我的脑袋也抬不起来了。

  「耳机给你带上,这样我说话你就听得见了!」杜白白往我右耳塞了个耳机,耳机里传出杜白白的声音。

  「嘿嘿!这两个奶奶真好玩!」看着我露在外面的乳房,杜白白玩心大起,捏了又捏,还用嘴巴去吸吮我的乳头。

  「唔!唔!」嘴里发不出声音,只能呜呜的摇着头。

  「好了,不逗你了!准备出发了!」杜白白玩了一会儿,放开了我的乳房,将她的衣服一件件都放在我的身旁,然后将我的头发都收拢。

  「头发怎么办!有了,丝袜挺不错的!」看着手里的头发,杜白白想了想,拆开一包新的丝袜,把头发都放进去,然后套在我的头上。

  「完美,最后这个,这可是好东西,你可以看到外面哦!」杜白白将旅行箱的盖子缓缓合上,这时我才知道,旅行箱上的人体装饰原来是这么用的,本来还奇怪着箱子的外形,现在算是知道了。

  由于背部与头部较高,坚挺的乳房与脑袋正好卡在箱子的盖子上,乳房的感觉好像是带了个胸罩,而边上却是硬硬的材质,面具也是硬硬的,只不过里面有垫了东西不会感觉难受,盖好之后眼睛正对着面具的眼睛,有一层镜片遮挡防止有人看到里面,而里面却可以看到外面,鼻孔也是一样,正对着两个孔洞,可以呼吸,而口球就尴尬了,面具上是没有口球的位置,也幸好口球是软的,只不过是被压到了嘴里,不过这我就难受了。

  「搞定!路上无聊我就可以玩你的奶奶了!嘿嘿!」杜白白隔着箱子捏着我的乳房,说话声透过耳机传入我的耳中。

  「呜呜呜~」

  「哦哦!你说好啊!那太好了,我们走吧!」杜白白故意说着,然后扶起旅行箱准备出发。(后面用「我」来代替好了)

  「呜呜呜~~嗯哼!(不要!好胀啊!嗯哼!太深了!!)」话到嘴边只剩下呜呜声,只能无力的承受着。

  旅行箱是竖着的,所以杜白白拉的很轻松,随着轮胎滚动,小穴的假阳具在轴承的作用下不停的抽插着。

  「呜呜呜~~~(好粗啊!插得好深!感觉都顶到胃了!)」又粗又长的假阳具一下一下的抽插着,每一次都深深的插进子宫,撞击着子宫壁,连胃都受到了震动。

  「木木!感觉怎么样!舒服吗?」杜白白拉着旅行箱问到。

  「呜~呜呜~(杜白白,受不了了啊!)」无力的呜呜声成了主旋律。

  「哈哈!我知道,你肯定很爽!不过要先等一下了,我在等出租车!」杜白白的声音从耳机里传出。

  「呜呜~呜呜~(可以休息下了!呼~)」透过镜片,我看到现在正停在里我家不远的公交车站台。

  「师傅,能帮我放一下后备箱么?我拿不动!」没一会儿,一辆出租车停在我面前,耳机里传来杜白白的说话声。

  「行,喝!小姑娘你的箱子挺别致啊!还挺沉嘛!碰!」看着司机走过来,看了看箱子,一只手拖着轮胎,一只手拉着上面,将「我」抬起,放进了车子的后备箱,随后关上了后备箱,我眼前一片黑暗。

  ……

  黑暗中时间过得格外漫长,也不知道过去多少时间,耳边才传来杜白白的声音。

  「来,师傅给你钱!」

  「师傅帮我搬一下下来呗!」司机打开后备箱,把「我」拎了出来,放在地上。

  「谢谢啊!师傅再见!木木,我们到火车站咯!」杜白白跟司机师傅打过招呼后,轻声说到。

  「呜呜呜~~(安检小心啊!)」

  「哦!你说你想要了?别急嘛!」杜白白一边自顾自的说着,一边拉着「我」朝火车站入口走去。

  「呜呜呜!(杜白白你够了啊!嗯!啊!)」

  「你说什么?好爽?这才到哪儿啊!」杜白白继续独白到。

  「叔叔,能帮我提一下么?我拿不动诶!」杜白白拉着「我」站在安检处,对着安保卖萌到。

  「小姑娘你一个人坐火车啊!那要小心点哦!来,箱子给我,这么沉啊!」安保人员一边说着,一边把「我」提起,平放在履带上,随后我顺着履带滑进了安检的仪器里。

  「呜呜呜~(别露馅啊!露馅就惨了!)」我祈祷着不被发现。

  「好了!小姑娘给你!路上小心哦!」没一会儿,「我」就滑处了安检仪,安保员将「我」扶正,推给杜白白。

  「呜呜呜~(慢点啊!受不了了!啊!)」安保员走路很快,连带着轮子也快速滚动着,假阳具也快速抽插着。

  「谢谢叔叔!叔叔再见!木木,那里面的的感觉怎么样?」杜白白问到。

  「呜呜呜~(你进去试试啊!)」

  「嘿嘿!我就知道你喜欢!去找站台吧!」我与杜白白说话牛头不对马嘴(其实就是杜白白一个人自言自语,我又发不出声)。

  「呜呜呜~(慢点!你慢点啊!嗯!啊!要高潮了!太快了!啊!)」杜白白推着「我」在火车站走来就去,没人的时候还跑一跑,在假阳具快速的抽插中,第一次高潮了。

  「你说什么?好舒服?那就好!什么时候高潮了和我说一声啊!也让你休息下!」杜白白的声音从耳机里穿了出来。

  「呜呜呜~(现在就高潮了,停一下啊!)」我无力的喊着,高潮的时候假阳具还是不停的抽插。

  「找到了,还有一个小时,先等等吧!」过了一会儿,杜白白找到了站台,推着「我」坐到了一旁的长椅上。

  「呜呜呜~(终于可以休息下了!假阳具太深了!小穴好胀!)」「我去个厕所,木木你在这里等我哦!」杜白白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把锁,把「我」锁在长椅上之后就走了。

  「呜呜呜~(杜白白!别走啊!)」透过镜片看着杜白白越走越远,而都是人,要是有人打开箱子就惨了。

  「妈妈!这个箱子好奇怪诶!上面画着一张脸,这里还有两个球!唔!就像妈妈你的奶奶一样诶!软软的。」这时一个小男孩跑到「我」面前,用手指戳了戳我的乳房说到。

  「可能是玩具吧!也不知道是谁放这的!」一个女声在一旁说着。

  「妈妈你看!好好玩啊!」小男孩捏着我的乳房玩来玩去。

  「小心点别弄坏了!」小男孩的母亲没有制止,只是提醒道。

  「呜呜呜~(管管你的小孩啊!他在捏别人的奶子啊!好痒!好像要!)」我不停的吐槽着。

  「真好玩真好玩!嘻嘻!」小孩玩的兴起,整个人都跳了起来。

  「呜呜呜~(杜白白怎么还不回来!小朋友,姐姐的奶子快被玩坏了啊!)」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,小男孩一点都没有玩厌,捏捏又戳戳,弄得我不上不下。

  「小朋友,姐姐的箱子好玩么?」杜白白终于回来了,看着正玩的开心的小男孩问到。

  「姐姐,这个箱子是你的么?软软的真好玩。」小男孩笑着说。

  「好玩那你就多玩会儿吧!姐姐还有时间。」杜白白说着在「我」旁边坐下。

  「谢谢姐姐!」小男孩说完继续捏着我的乳房。

  「呜呜呜~(杜白白!看我出来怎么收拾你!小朋友,不要捏了好不好!姐姐的奶子受不了了!)」

  「木木,还有半个小时哦!就要上车了!」杜白白的声音从耳机里传出。

  「你说好无聊?好想要?你等等啊!」杜白白在手提包里翻着什么。

  「呜呜呜~(啊!杜白白!嗯啊!你干嘛把震动棒开开!啊!)」「哈哈!喜欢吧!快谢谢我把!」原来是杜白白吧假阳具的震动给开了起来。

  「呜呜呜~(嗯!啊!受不了了!啊!)」两个奶子在被小男孩捏着,小穴里又插着一根粗大的假阳具,还不停的震动,浴火越来越旺盛。

  ……

  「请前往杭州的旅客到xxx站台检票上车」x3「小朋友,姐姐要走了哦!」杜白白对小男孩说着。

  「那姐姐再见!」小男孩懂事的招招手。

  「再见!」杜白白也招招手,然后拉着「我」向火车走去。

  「呜呜呜~~(还要!嗯啊!啊!不要停啊!啊!)」短短半个小时,我感觉就像是过了半年一样漫长,整整高潮了三次,现在整个人都软了下来。

  小穴里的假阳具一边震动一边抽插着,理智已经完全被欲望占领,快感一波接着一波的冲击着我。

  「木木,要上火车咯!接下来两个小时你要待在行李仓咯!」杜白白说着将「我」提上火车。

  「呜呜呜~~(别停,继续!啊!嗯!啊!嗯哼!)」透过镜片,我模模糊糊的看到自己被推到行李仓,杜白白将我面朝窗户推进去放好后就走了。

  可没过一会,我感觉自己被横着放了下来,变成了侧着身子,而我面前多了一个箱子,将我的乳房挤的紧紧的。

  「呜呜呜~(好难受!嗯哼!好紧啊!!啊!)」乳房受到压迫,使我呼吸有些不畅,再加上四周全是行李箱,空气质量不好。

  「呜呜呜~(火车开动了么?感觉浑身都在震动!啊嗯!又来了!啊!)」……

  回家这一路,我已经记不清高潮了几次,也不知道昏过去几次,每次昏过去然后被高潮弄醒,然后再昏过去,一次又一次,感觉像是过了一辈子那么久,每次醒来只有一个想法,那就渴,非常的渴,只能吸一吸被口球吸收的口水来缓解,然后又被高潮弄昏过去。

  过了很久,又好像过了一会儿,再次醒来的时候,我发现自己躺在了老家的床上,床头放着一瓶矿泉水,我撑着无力的身子,挣扎着拿过瓶子,两口就喝完了,然后感觉味道有点怪,甜甜的,还有点粘。

  「木木你醒啦!我给你倒水!」也许是刚刚的动静有点大,杜白白打开门走了进来,见我醒了又转身出去倒水。

  「咕噜咕噜!」一杯水又是两口被我喝完。

  「呼~呼~那瓶子里的水味道怎么这么怪?」喝完水的我,靠在床垫上问到。

  「啊!你都喝了啊!那个,额!」杜白白看着床头空空的瓶子有些尴尬的说着。

  「对啊!怎么了?甜的,还有点粘,你放糖了么?」我皱着眉头疑惑到。

  「额!那个是你的水!」杜白白不好意思到。

  「对啊!是给我的水嘛!」我很理所当然的回答。

  「不是,我的意思是,那个是你这一路上流的水!这么多,我都不好意思说什么了!幸好我做了准备,加了个格子接着的,不然我的衣服就全湿了!」杜白白一脸尴尬的说。

  「你是说,那瓶子里的都是我的,的淫水?」

  「嗯!」杜白白点点头。

  「你接起来,然后放我床头?」

  「嗯!嗯!」杜白白继续点头。

  「然后全让我喝了?」

  「嗯!嗯!嗯!」杜白白拼命的点着头。

  「你!我!」我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。

  「好啦好啦!都这么迟了,你快睡觉吧!我先走啦!」杜白白说完就跑了。

  「我!我怎么这么倒霉啊!」欲哭无泪的我小心的从床上起来,走到浴室洗热水澡。

  「这么红,又要好几天才能恢复了!」洗完澡后,找出以妈妈前用过的阴道护理液,给我那被插得红红的,还往外翻的小穴涂上,然后回到床上,不一会儿又沉沉的睡了过去……

  ……

  字数:6541

【完】